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红鹰报码聊天室 > 李骥 >

糖皮质激素治疗与中重度溃疡性结肠炎患者肠道菌群的相关性:单中

归档日期:07-10       文本归类:李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糖皮质激素治疗与中重度溃疡性结肠炎患者肠道菌群的相关性:单中心回顾性研究

  炎性肠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BD)是一种慢性非特异性肠道炎症性病变,分型包括溃疡性结肠炎(ulcerative colitis, UC),克罗恩病(Crohns disease, CD)以及未定型IBD[1]。UC在中国IBD患者中最常见[2],其发病机制被认为是在遗传易感者中,异常环境因素驱动导致的黏膜免疫应答紊乱和黏膜屏障功能异常[1]。

  肠道菌群是一类与IBD密切相关的环境因素。大量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表明,肠道菌群在UC的发生、发展中起重要作用[3]。与非IBD人群相比,UC患者的肠道菌群生物多样性减少,菌群组成存在显著差异,并随病变程度的不同而发生显著变化[4-6]。

  有研究发现,药物治疗会改变UC患者的肠道菌群组成[7-8];而相同治疗方案对具有不同肠道菌群患者的疗效也不尽相同[9-12]。分析评估肠道菌群可能会成为预测药物疗效的潜在方法[11]。目前关于糖皮质激素(glucocorticoid, GC)治疗与中重度UC患者肠道菌群关系的研究较少,两者之间相互影响的机制尚不明确。

  本研究采用16S rRNA扩增子测序技术,对UC患者的粪便菌群进行测序和分析,探讨中重度UC患者在GC暴露与否的情况下,肠道菌群是否存在差别,并比较静脉激素治疗早期疗效不同患者间的肠道菌群差异。

  回顾性分析2016年1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间在北京协和医院消化内科门诊就诊或住院治疗的UC患者。

  (1) 符合《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 (2018年,北京)》[13]中UC的诊断标准;

  (2) 在北京协和医院消化内科规律随诊(每年至少随诊3次,包括门诊和住院);

  (3)采集粪便样本时病情为中重度活动期, 即Mayo评分≥6分[14]。

  (3)合并其他慢性胃肠道疾病,如胃肠道肿瘤、胃十二指肠溃疡、乳糜泻、肠易激综合征等;

  采用Mayo评分(包括患者采集粪便样本时的大便频率、便血情况、内镜发现和医师整体评价4个方面)评估疾病活动程度[14], 所有评分均由同一医师盲评完成。根据蒙特利尔分型,肠道病变范围分直肠型(E1),左半结肠型(E2)和全结肠型(E3)[15]。

  本研究通过北京协和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伦理号JS-1488),所有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

  根据采集粪便时患者的激素暴露情况,将入选患者分为激素组(采样时正在接受GC治疗)和无激素组(采样时未使用GC)。进一步观察无激素组患者入院后接受足量静脉激素(即甲基泼尼松龙46~60 mg/d或琥珀酰氢化可的松300~400 mg/d)治疗的情况,根据治疗3 d后排便频率、血便量及血清炎症指标是否改善,将患者分为治疗有效组和治疗无效组[13,16]:治疗3 d后排便次数 >8次/d,或排便次数3~8次/d且C反应蛋白>45 mg/L,为治疗无效;排便次数 ≤3次/d,血便较前减少且到第7 d时基本无肉眼血便,临床症状改善,为治疗有效。

  于肠镜检查前1~2 d内、肠道准备前收集粪便样本。粪便样本储存于粪便采集管中(德国SARSTEDT公司,货号734311),严格按照产品说明书操作,每管采集3~8 ml粪便样本,收集后2 h内送至-80 ℃冰箱保存。

  采用SPSS 19.0等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表达,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数表示。t检验用于比较不同组患者年龄是否存在差异,卡方检验用于比较不同组患者的性别、疾病类型及病情活动度的构成比。主成分分析(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PCA)根据两样本在二维坐标图上两点距离远近反映两样本组成的相似程度[20],相似性分析(计算软件R)用于检验组间差异是否大于组内差异[21],香农指数用于评估菌群α多样性,不同组间香农指数的差异分析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SPSS 19.0),Metastats分析用于不同组肠道菌群物种构成的两两比较[22]。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共35例符合纳入和排除标准的中重度UC患者入选本研究,均为E2或E3型,规律口服美沙拉嗪(爱的发制药公司,中国上海)治疗,1 g/次,3次/d或4次/d。激素组与无激素组的年龄、性别、病变范围、疾病活动度均无统计学差异(表1)。无激素组共20例患者,其中7例接受口服激素或免疫抑制剂治疗,13例于入院后接受足量静脉激素治疗,根据治疗3 d后的病情活动度评分,将该组患者进一步分为治疗有效组(8例)和治疗无效组(5例),二者年龄、性别、病变范围、疾病活动度亦无统计学差异(表1)。

  中重度UC患者的粪便菌群中,厚壁菌门(Firmicutes)、变形菌门(Proteobacteria)、拟杆菌门(Bacteroidetes)、放线菌门(Actinobacteria)和梭杆菌门(Fusobacteria)为主要组成部分,相对丰度之和超过99%。在属水平,20个菌属的相对丰度超过1%(图1)。

  激素组与无激素组患者肠道菌群的α多样性无统计学差异(香农指数:无激素组3.57±0.73,激素组3.03±1.15,t=1.603,P=0.123,图2A)。

  PCA分析的直观对比显示,两组患者的肠道菌群组成相似(图2B);相似性分析显示,激素组和无激素组的组间差异小于组内差异(R=-0.002),且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419,图2C)。

  激素组和无激素组患者肠道菌群在门和属水平的构成无显著差异(图2D,2E)。

  激素治疗有效组和无效组的肠道菌群α多样性无统计学差异(香农指数:有效组3.69±0.61,无效组3.15±1.01,t=1.219,P=0.248,图3A);PCA分析直观显示两组患者肠道菌群组成相似(图3B);相似性分析提示,组间差异大于组内差异(R=0.128),但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114,图3C)。治疗无效组的放线菌门及乳杆菌属、双歧杆菌属、Peptoclostrdium属的相对丰度显著低于有效组,而变形菌门及志贺菌属、普雷沃氏菌属类群9的丰度则显著高于有效组(图3D,3E;表2)。

  本研究通过菌群测序和分析,比较有/无激素暴露、激素治疗有效/无效的中重度活动期UC患者的肠道菌群差异。研究发现,有/无激素暴露的中重度UC患者肠道菌群α多样性及组成无统计学差异,静脉激素治疗有效/无效患者的肠道菌群α多样性亦无统计学差异;但无效组变形菌门、志贺菌属和普雷沃氏菌属类群9的相对丰度显著高于有效组,而放线菌门、乳杆菌属、双歧杆菌属和Peptoclostrdium菌属的丰度则显著低于有效组。

  本研究提示,中重度UC患者的肠道菌群构成与GC疗效有关,这与已有的UC治疗与肠道菌群相关性的研究结果一致,即激素治疗有效者的菌群丰度显著高于治疗无效者[9],且疗效佳者粪便菌群失调指数较无效者更低[10]。普拉氏梭杆菌的丰度与5氨基水杨酸制剂、抗肿瘤坏死因子α制剂或激素类药物的疗效相关,在抗肿瘤坏死因子α治疗过程中,随着患者症状的改善,普拉氏梭杆菌的丰度不断增高[10,12]。与从未接受过药物治疗的IBD患者比较,接受过药物治疗患者肠道中球形梭菌与直肠真杆菌的相对丰度显著升高[8]。美沙拉嗪治疗则可使志贺菌属的丰度显著下降[7]。

  在本研究中,足量静脉激素治疗有效和无效患者的多个菌属丰度存在差异。治疗有效组中含量较高的乳杆菌属和双歧杆菌属是公认的益生菌,这两个菌属在IBD患者中的相对丰度较非IBD患者低[23],两菌属中的特定菌种已作为益生菌制剂,用于包括IBD在内的胃肠道疾病的调理和治疗[23]。相反,治疗无效组中含量较高的志贺菌属和普雷沃氏菌属类群9则可加重肠道炎症。粪菌中志贺菌属含量的升高,与外周血中白细胞介素(interleukin,IL)1β、 IL-6、IL-8、IL-4、IL-17等促炎症因子以及肠道内干扰素γ(interferon-γ,IFN-γ)的表达增加呈正相关[24-25]。普雷沃氏菌属也可以通过促进上皮细胞分泌IL-6、IL-8等炎症因子或激活Toll样受体,增强辅助性T细胞17(helper T cell 17,Th-17)介导的慢性黏膜炎症作用[26]。GC主要通过调控炎症因子表达和免疫细胞增殖分化降低机体炎症水平[27]。IBD患者的促炎因子IL-6过表达及炎症调节因子caspase-3、IL-10减少均与GC治疗无效相关[28-29]。据此推测,中重度UC患者肠道菌群中具有保护作用和促炎作用的细菌构成比例可能与激素治疗效果相关,且肠道菌群可能通过调节肠道内炎症因子而对激素疗效产生影响。

  本研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首先,采用16S rRNA扩增子测序仅能检测到菌属水平。其次,激素治疗组患者根据疗效进行亚组分析,各亚组病例数较少,分析结果易受其他因素如患者的年龄、性别、疾病活动度、疾病病型等干扰。

  综上所述,中重度E2或E3型UC患者肠道菌群的α多样性和构成可能与激素暴露无关,而肠道菌群的构成可能是静脉糖皮质激素疗效的潜在预测指标。

  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炎性肠病的发病机制与治疗,肠道菌群与溃疡性结肠炎发生、发展和预后的相关性,以及肠道菌群代谢产物短链脂肪酸对肠黏膜屏障产生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等等。

  中国医师协会消化医师分会 副会长 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胃肠激素学组组长

  北京医学会消化病分会 副主任委员 北京医学会肠道微生态与幽门螺杆菌学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消化杂志》、《胃肠病学》、《中华内科杂志》、《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J Digestive Disease 等杂志编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kicksget.com/liji/514.html